梅若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jiq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阴濛濛的天总会让人无端烦躁,温娆却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嗓音脆甜,仿佛像是一只快乐的黄鹂,轻盈飞进屋。

“心情这么好?”时薇薇刚才围观了全过程,看着她端碟子出去,围着微生潋叽叽喳喳说话,在她面前,往日里冷漠寡言的妖帝变得十分有耐心,甚至还有些纵容。

“时姐姐,”温娆神神秘秘地凑到她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回头望了一下站在廊下的人,弯弯的眉眼像一只小狐狸,“我发现陛下离不开水。”

时薇薇一愣,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绿意茶盏不离身,走到哪带到哪,即便是水中妖族也没这样的。光州的天气大多数时候都是干燥的,但是他去到哪里,哪里的水灵气就会充沛起来,她还以为是因为他修水属法术的关系,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她戳了戳温娆的额头:“这个秘密不要再跟别人说。”

“哦。”温娆当然知道这些利害关系。

这种关键机密要是被仇人知道那可是致命的。

“对了,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时薇薇欲言又止,她并不想在温娆这么开心的时候说这事,不过这事确实有点急。

“时姐姐,什么事呀?”温娆盘腿坐到罗汉床上,拈起一颗点心放进嘴巴里,颊边鼓起,带着几分天真和无忧无虑的可爱。

时薇薇摸了摸她的头,心里叹了口气。

“关于你父母的消息。”

“我爹我娘找到了吗?”温娆顿时急了。

“是的,他们在青墟宗。”

“什么!”

温娆瞳仁猛缩,眼睛瞬间通红。他们怎么会在青墟宗?之前她完全感觉不到他们。

“你先别急。”时薇薇轻轻拍了拍她,缓声说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大半个月前,温娆在秘境里大放异彩,表现突出,有人暗中收买了海川温家的一个长老,混进去打探,另外还有些人进了翠微谷,暗中打探,发现了玄隐山四位长老所在的地方,趁他们潜进赤霞宗的时候,冲进他们的院子,带走了两具棺木。

本来,谢蕴是想炼制两具活死人傀儡,但是因为缺少至亲血脉,所以没炼成,这也是为什么谢蕴会去赤霞宗,并给她下雪灵丝的原因。

听完事情原尾,温娆肺都快气炸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捏紧双拳,眼珠子里全是怒火。

时薇薇不答反问:“你知道你真实的灵根是什么吗?”

她上下打量温娆,因为凭霄雀的内丹,现在她的混沌灵根已经发生了改变,若非变异混沌灵根的影响,她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仙奴。

“不是废灵根吗?”温娆用手背抹了抹流出来的眼泪。

她从来没觉得她的灵根特别,毕竟整个修真界,大部人的灵根都一般,能修道的人占了不到三分之一,有更多不能修道的人为了求得宗门庇佑而投靠宗门,成为宗门里打杂的奴役。

因为这个,她一直以为父母是不想她被人使唤还在翠微谷开宗立派。

“不是,你的灵根非常特别,你父母的灵根也十分少见。”时薇薇轻轻用指腹拭去她的眼泪,“你父母都是变异空间灵根,而你则是变异混沌灵根,十分稀少的存在,为了掩人耳目,你父亲从小就离开玄隐山,居住在桑远城里,这座宅院就是你父亲当初长大的地方。”

“我爹的宅子?”怪不得她总有一种熟悉感。

住在这里,无论外面风雨多大多恐怖,在里面都会变成普通的下雨天。

跟在翠微谷一样,谷里四季如春,从来没遇到过暴风雨和泥石流。

而且她的房间有很多她喜欢的摆设。爹和娘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存在,提前准备了她的房间。

“而且你母亲身份更加特别,携带少见的带着溯时技能的变异空间灵根。”

时空是最难把握的一个技能,她的母亲绪云仙子也是因为多次使用这个技能,与玄隐山结下不解之缘,与温辞结成道侣,最后在翠微谷隐姓埋名,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是十年前无意中救了谢知圆,十年后被谢家发现踪迹,一年多前,谢家父子为了逼出玄隐山的几位长老,炼制活死人傀儡而进攻翠微谷,但是因为当时众目睽睽下,没敢带走他们,后来微生潋赶到暗中震慑,温娆这才有余力将他们封进秘室。

“原来是这样。”

温娆急匆匆收拾东西,“我要去救他们出来。”

“我来,就是告诉你,不要去。他们就是以此为诱饵,引你前去,你一定不能去青墟宗,待在陛下身边。只要你安全,他们就安全。”

“可是,我想救他们回来。”温娆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砸,“都怪我,要不是我看到受伤的谢知圆,非要带她回家,他们就不会被盯上了。”

她伤心极了,呜呜哭泣。

“别哭,有我们呢。”时薇薇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尊上和陛下一定会把他们救回来。”

“那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温娆虽然依旧非常伤心,但是很快又振作起来,捏着小拳头,周身灵力爆涨,灵气凝成的炼丹炉围绕在她们周围,足足有上百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