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你,拥抱你[快穿]》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趣阁jiquxs.com

魇妖擅长设置各种五花八门的障法,贺兰阙所言,便是说明他眼中所见,并非净心灯。

那是什么?

贺兰阙手中放出法刃,弯月形的武器在空中快速转动,残影看起来像一个正圆,映出少年眼底杀意。

“在这等着。”

“等等!”菩兰悠一把拉住他,“小心些,别逞能,打不过了记得要跑啊。”医者本能,菩兰悠向来惜命,可贺兰阙素来进攻不讲究打法,菩兰悠着实担心他把小命交代在这。

少年望着她,一遍遍端详她眼中情绪。

是担心。

死水般的心脏微微跳动,那感觉陌生,妖瞳光芒变亮,似有浅浅的欢喜在他眼中流转,不待菩兰悠去寻,少年便一步踏起,只留下一句,“知道了。”

-

天空中,一条巨大的鱼身用力摆动着,他的身体周围长了一圈触手,每一条触手上又密密麻麻的长着许多吸盘,正微微翕动,流出恶臭难闻的液体。

魇妖终于露出了他的真身。

贺兰阙持刃而立,那魇妖发出桀桀笑声,声音粘腻,“哈哈哈!有趣,你到底是妖还是神?”

他一早便看出,这少年体内有两股力量存在,然而他将气息隐藏的很好,很难让人摸清底细。

贺兰阙盯着魇妖,如今自己妖力还未恢复完全,他思忖与之硬碰硬有几分胜算。

别逞能。

他忽然想起少女交代的话。

少年唇边泛出笑意,握紧手中法刃,而后心情很好地反问,“你觉得呢?”

那魇妖触手上的吸盘缓缓转动,像眼睛一般闭合开启,齐齐对向贺兰阙额间蛇纹,阴测测道:“你已是妖!”

即便他体内仍有神力,但他根骨早已完全化妖。

贺兰阙动作一顿,他下意识目光望向菩兰悠身处的方向。

距离太远,她自是听不清魇妖的话。

“我能看出你体内神力已经所剩无几,此刻你既已成妖,要这神器,并不是为了涤荡妖气吧?”魇妖漂浮在空中,他的话如同般在贺兰阙耳边响起,尤如平地惊雷。“我方才看到了你的执念。”

魇妖幻术,能窥见人内心执念。

“你想借用神器来毁灭这个世界,对不对?”

贺兰阙目光一沉,他似乎歪了歪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正如同菩兰悠能在魇妖的障法中看到净心灯,贺兰阙看到的,也是他的所求。

魇妖的身体抽动,身体周围的触手缓缓向贺兰阙爬过来,与此同时,贺兰阙面前再次出现了方才他看到的景象。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尸横万里,满山草木枯败]

这是他心之所求。

血红的场景仿佛真实发生过,那散发出的红光将贺兰阙眼底染成妖冶的艳色,他笑,一张干干净净的脸上带了些孩子的雀跃来,宛如一个寻常少年,“是,这是我的愿望。”

“不如我们彼此合作,岂不是妙事?”那魇妖声音蛊惑,继续道:“这世人的贪欲永远取之不尽,我只不过是从他们身上摘取了他们并不需要的东西,我何错只有?”

“仙宗道貌岸然,对我们妖族赶尽杀绝,我们为何要坐以待毙?你我联手,我定能助你成为这世间最强大的妖主。”

魇妖的鱼身缓缓向贺兰阙靠近,“你意下如何?”

贺兰阙盯着那粘腻的东西缓缓靠近自己,他最近一段时日和菩兰悠呆在一处,身上沾染着她的味道,是一种很清淡的药香。

尸山都爬过了,什么脏物他没沾染过,如今鼻息里充斥着魇妖身上浓重臭味,贺兰阙第一次觉得,这世上味道竟也能分出个好与不好来。

想起那少女不是嫌脏就是嫌臭......贺兰阙缓缓退后一步,漫不经心道:“你看到了我的愿望,看到我想毁了这世界?”

“是。”

“你说你助我成为妖主......”贺兰阙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可从我的执念里看到了?”

魇妖庞大的身体忽然一顿。

“我从来不想成为什么妖主,更对无尽的力量没有兴趣。”贺兰阙声音不耐,眉眼间一道血红额纹如同一只盘踞的蛇般,嘶嘶吐着信子,“我只是想这世上所有人,都去死。”

“当然,也包括你。”

“在这栖霞镇呆了许久吧。”法刃挥起,刀锋裹挟澎拜妖力攻向魇妖,以极快的速度瞬间砍断它一条触手,睫羽之下,双瞳流露出森冷的光,贺兰阙冷然道:

“那今日,我送你走。”

剧痛袭来,魇妖快速向后退去,他的嘶吼声让海浪翻涌,魇妖暴怒道:“不识好歹!”

与此同时,地面之上,一道金线瞬间攀爬到半空中,而后极快地缠绕在贺兰阙手腕上。

贺兰阙一愣,低头看向礁石上的少女。

其实看不清她面上神色,距离太远,除了手腕连着的这条璀璨的金色蝶线,人影像是一个小点,在巨浪中,细微的仿佛马上就要消失不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弯腰捡月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jiq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